登錄 注冊

墨舞紅塵中文網 > 短篇小說 > 微型小說

骷髏少女

作者:一縷清風哲    授權級別:B    精華文章    2020-01-25   點擊:

  在一次抓捕任務中,我與歹徒搏斗時不慎從山坡跌落,大腿和背部韌帶拉傷,左腿骨折。
  之后我被送往離警局不遠的多倫康復醫院進行治療。
  主治醫生李醫生是一個黑瘦精干的中年人,他給我打了石膏,并告訴我要在病床上躺一個月才能下地走路。
  同事阿豪是我的鐵哥們,住院期間,他沒事就來陪我天南地北的亂侃,照顧我的小護士歐陽小茜也是位溫柔漂亮的姑娘,所以這段時間并不那么無聊。
  夕陽像路旁老舊的路燈,暖暖的昏黃的陽光透過玻璃投射到干凈的床單上。
  生病也是難得的休息的機會,也可以思考一下人生。
  我望著窗外林立的樓群,心里這樣安慰自己。
  “鈴鈴鈴……”
  我拿起手機,果然是阿豪,這小子就是仗義,知道醫院的伙食不好,總是從外面給我弄些可口的飯菜。
  “你丫又給哥們弄什么好吃的了?”
  “哈哈!老大有漂亮的小茜同志陪伴不但身體恢復的快,這胃口也是一天比一天好。老大嘴下留情,別把哥們吃窮了!”
  “你TM就別貧了!沒那心情!”
  “老大。嫂子都離開有一年了吧,也該放下了。我看人家小茜不錯,對你也有意思……”
  “好了。好了。你丫就別貧了。來醫院再說吧。”
  “好嘞!老大的腿恢復的差不多了,今天哥們特地弄了兩瓶啤酒慶幸一下。我這就奔去!”
  阿豪這小子就那么喜歡關系我的終生大事,唉,什么終生大事,這年頭誰還把誰當回事。
  雅與我結婚不到一年就跟一個外商跑了,之后我對男女情事就心灰意懶。
  只是,歐陽小茜的溫柔又讓我想起了自己的初戀女友,那個可愛善良的小家伙,這或許也是小茜讓我感到溫暖的原因吧。
  阿豪來到醫院,正好是醫院下班吃飯的時間。
  他關了門,把桌子挪到我們中間,擺好碗筷,拿出啤酒。
  “嘿嘿……你小子今天那么舍本。弄了這么多好吃的。”
  “早就想跟老大喝一杯了,這不沒機會嘛。今天咱就開開葷。”
  說著阿豪打開一杯啤酒遞給我:“老大,今天下午小茜不是帶你去拍片檢查左腿骨愈合情況嗎?怎么樣?”
  “恩。還不錯。比預期的還要好。”
  “我就說嘛。李醫生還說要一個多月,扯淡!我老大的身子骨,沒的說。來!把這個雞腿啃了。”
  “對了阿豪。你看這個。”
  我把手機遞給他。
  阿豪接過手機,看著上面從不同角度拍攝下來的人體骨骼標本。
  “恩。不錯嘛。很完整的骨骼標本。比我整天處理的那些殘缺不全的玩意兒強多了。”
  “我也是閑著無聊。下午小茜帶我去拍X光時,偶爾在墻角發現了這么一副完美的骨骼標本,我喜出望外。就拍了下來,怎么樣?把它還原了?”
  為了躲避法網,兇手常將尸體棄之荒野,很多受害者變成一堆白骨后才被警方發現。
  因為不知死者是誰,所以警方找不到任何線索。
  也正是因為此,這種根據頭骨使人像復原的的偵探術越來越受到重視,而且對提高犯罪率有很大幫助。
  而阿豪,正是這方面的高手。
  阿豪在警局是從事顱骨復原電腦技術的,專門為那些疑案有關的死者復原臉部面貌,便于死者家屬認領,查明死者身份,然后警方就可以順藤摸瓜揪出兇手。
  說到自己的專業,阿豪邊翻看著手機上的照片邊開始滔滔不絕的演說。
  “首先是堅定性別。從照片上看,顱骨的角度為垂直型,是個女性。其次是鑒別年齡,鑒別年齡的關鍵是觀察骨骼的生長情況。青年人骨與骨之間的縫隙大,越是年老,縫隙越小。骨與骨連在一起,每十歲增加一道刻紋,據此可以推斷這位女性的年齡在25到30歲之間。再次就可以人像還原工作了。根據醫學計算出的平均值,頭前、頭后和頭的兩側,肉厚約為三毫米,鼻子、眼睛中大約四至六毫米。但是臉部、唇部、脖子的肉厚差別很大……”
  聽到我打個了飽嗝,阿豪從才他忘情的演說中回過神來。
  “我靠!不是吧?大哥你也太不仗義了。我剛說到脖子就覺得不對,你丫怎么放著那么多菜不吃,專吃我的鴨脖子。”
  我灌了一口啤酒。
  “我說你小子把人像還原了就行了,你的那些知識,我都會背了。你小子接下來是不是要說這是復原工作的最大難點。然后是人像的關鍵部位是眼睛和鼻子,從眼窩的部位可算出眼睛的位置和眼角,但是雙眼皮還是單眼皮也是個難題……”
  “哈哈……知己,知己。老大要是的女的,俺就非你不娶了。哈哈!喝酒喝酒。”
  阿豪打算我的話,舉起酒杯與我碰酒來掩飾自己的尷尬。
  “什么時候能復原出來?”
  “這個簡單,雖然有諸多苦難。但是對我來說,那都是浮云,都是浮云啊!明天的這個時候,我給老大拿來。老大就是老大,有了小茜姑娘不說,就連骨架都不放過……”
  “去你媽的!”
  說著我給了他一拳。
  阿豪與我說得盡興,竟忘了時間。
  歐陽小茜來了之后,看到我們在喝酒,責怪了一番。
  “我現在就走,嫂子別生氣。老大,不影響你和嫂子了。”
  阿豪壞笑著,向我眨了一下眼,出了門。
  小茜被他的話弄得有些尷尬,羞澀的臉龐泛起些許紅潤,更顯動人。
  但是這些都掩蓋不了她的緊張與害怕的神情,似乎有什么難言之隱。
  “阿豪這小子就是嘴上不留德。人還不錯,他開玩笑,你別介意。”
  “沒,沒什么……”
  說著,小茜回頭看了看門口,確定沒有人了才回過頭,好像生怕別人看見。
  “你晚上睡覺的時候別忘了把門關好。”
  說完,她又下意識的回頭看了看門口。
  “我一個大老爺們怕什么。難道還怕有人半夜過來性騷擾啊?”
  “哎呀……我沒跟你開玩笑,真的。晚上注意點。我走了。”
  小茜那種緊張的氣息依然沒有消除,說完就轉身匆匆離去了。
  我覺得有些奇怪,小茜又不肯道明原由,不過我也沒有太把她的話放在心上,在醫院嘛,能有什么事。
  由于喝了點酒,我迷迷糊糊的有了些睡意,小茜的話也早拋到了腦后,門虛掩著,沒有反鎖。
  就在這個時候,窗戶的方向突然傳來一陣輕輕的響聲,我睜開眼睛,看到一道黑影從簾后閃了出來,我大叫道:“誰?”
  那人好像并沒有嚇倒,反而一步步逼近病床。
  我還沒來得及完全起身,右腿就是一陣鉆心的刺痛。
  這時,門外傳來響動聲。
  我分明看到那人拿著一把亮閃閃的刀,慌亂地奪門而逃。
  我強忍著疼痛,緊跟過去,卻在樓梯的拐角處,看到一閃而過的一位女子。
  她瘦瘦的,高高的,白皙的皮膚,烏黑的披肩發,眼眸中流露幾分幽怨,幾分憤恨與緊張。
  第二天醒來,我的頭很痛,可能是酒精的作用吧。
  恍惚間,我覺得昨晚做了一個可怕的夢,好像有人要殺我,又好像一個漂亮的女子在關鍵時刻救了我的命。
  我TM是不是想女人想瘋了。
  我暗暗的罵了自己一句,起身要去洗漱。
  右腿剛一用力,就是一陣刺骨的痛。
  我掀開被子一看,眼前的景象讓我震驚的心臟幾乎停止了跳動。
  我的右小腿上,昨晚噩夢中被刺傷的地方,赫然呈現出一道長長的劃痕,微微滲出的血早已凝固。
  我未敢聲張,怕打草驚蛇,打算等阿豪來了一起商量對策。
  下午,阿豪還沒進門,我就聽到了他的口哨聲,心想,這小子肯定是復原了人像。
  “老大就是老大。就是有眼光。你看這妞身材勻稱高挑,皮膚皙白,生前肯定是個大美人。”
  阿豪一邊拿出他打印出來的人像圖,一邊說道。
  我看到這張圖片的一霎那,整個身體好像掉進了冰窟窿,涼意從外向里滲透,一時沒了反應。
  阿豪也看出了異樣,但是嘴上依然油腔滑調。
  “不會吧老大。就算是個大美人,也不至于如此震驚吧!”
  “我,我好像昨晚見到她了。”
  “老大,你別嚇我。我知道任何有可能與我們工作有關的事情你都不會開玩笑。希望這次是個例外,我們搞偵查抓壞人,但是可整不了靈異事件。”
  我把昨晚的經歷對阿豪說了一遍,他看著右小腿的傷口,陷入沉思。
  “骨骼標本、歐陽小茜、與復原人像一模一樣的少女、兇手。這一切一定有聯系,看情況,兇手……”
  “對!兇手沒有得逞,一定不會善罷甘休,他應該還在醫院。我們干脆來個將計就計,守株待兔。”
  晚上,護士送藥的時候,竟然不是小茜。
  打聽之后才知道小茜請假了,不在醫院。
  我感覺有些異樣,但是現在也顧不了那么多了,只得走一步算一步。
  吃過藥后,佯裝睡熟,很快就發出震耳的鼾聲。
  凌晨2點鐘左右,病房里突然閃出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,躡手躡腳的來到我的病床前,他熟練地從口袋中取出一支注射器,輕輕掀開被子。
  我突然睜開眼睛,用凌厲的目光盯著這個人。
  “晚上好啊,李醫生!”
  驟然的變故令李醫生呆住了,他變得張口結舌。
  “你,你不是吃藥了嗎?”
  “你是說那些安眠藥?”
  冷不防的,李醫生猛撲過來,將手中的針頭向我扎來,我事先早有準備,一扭身,扳住了李醫生拿注射器的手,我們扭打在了一起。
  躲在窗簾后的阿豪連忙跑出來準備幫忙,李醫生一不小心將裝有劇毒藥劑的注射器插在了自己身上。
  這時我想起了小茜,搖晃著抽搐的李醫生問他小茜的下落。
  他現在已經氣若游絲,吃力的擠出了一絲冷笑。
  “我本不想殺她。可誰知道她居然愛上了你,竟然求我放過你……如果我不殺了她,早晚……早晚要壞事……”
  隨后通過警局的調查,才知道李醫生是一位非常出色的骨科醫生,從醫近二十年的時間里,先后研發除了好幾種新藥,而歐陽小茜就是他的得力助手。
  然而那具人體骨骼標本和那位少女又是怎么回事呢,李醫生為什么要對我下毒手呢。
  一日早晨,那位與還原的人像一模一樣的少女出現在我的病房。
  她的名字叫小枝。
  小枝對我講述了她的故事。
  小枝很小的時候父親就去世了,她與母親相依為命。
  在她十歲那年,母親不慎跌傷,住進了多倫康復醫院,當時的主治醫生正是李醫生。
  經過治療后,母親的傷勢漸漸穩定下來,可是有一天,她的母親在吃過護士送來的藥后,很快就睡著了。
  半夜的時候,李醫生鬼鬼祟祟的進來,為母親注射了一針。
  而這一切,被趴在窗簾后的窗臺上看星星的小枝看得一清二楚。
  第二天母親的病情就開始惡化,被推進了急救室,從此小枝就再也沒有見過母親。
  失去親人的小枝一直輾轉于其他親友家度日,但她對母親的死,一直耿耿于懷,最近她來到多倫康復醫院,就是為了調查此事。
  那天晚上,她看到李醫生要對我下手,故意在門外弄出了響聲,救了我一命。
  經過進一步的調查,原來李醫生為了名利,不斷研發新藥。
  為了測試療效,他伙同歐陽小茜在病人身上做實驗。
  當年小枝的母親就是在李醫生的一次實驗中喪命的,為了掩蓋真相,他們悄悄移走了尸體,并謊稱病人為了躲避高額費用私自離開。
  之后李醫生把尸體處理成了一具人體骨骼標本,送到了X光室瞞天過海。
  李醫生或許在醫院發現了與他當年殺死的女人長得一模一樣的小枝,也知道我在復原那具骨骼標本,做賊心虛的李醫生就動了殺機,拿著刀子趁著夜色來到我的病房。
  審核編輯:西部井水   精華:西部井水    

關注官方公眾號,方便下次閱讀

微信內可長按識別

上一篇: 《 會說話的鳥

下一篇: 《 面具

編者按:
短篇小說主編   西部井水:
主人公因為職業的嗜好,從醫院的骷髏標本復原人像,復原出一件謀殺案。小說構思精巧,環環緊扣又險象環生,引人入勝。

  • 最新評論

最新評論1

  • 西部井水

    拋開小說來說,一個積極研發新藥的人,是好醫生,而且他大可不必偷偷用人體做實驗,因為新藥的審批要求實驗數據透明,其中就有動物試驗和臨床驗證,后者就是人體試驗和觀察。問候作者,新年快樂。

    2020-01-26

    回復

我來評論這本書

作者

一縷清風哲

查看TA的文集

欢乐斗地主视频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