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錄 注冊

墨舞紅塵中文網 > 短篇小說 > 短篇小說

藍色圍巾

容顏總會老去,事情都會釋懷,一些人都會過去。

作者:安七和.    授權級別:C    編輯推薦    2020-01-28   點擊:


  聽到敲門聲,她打開門,一位黝黑的小伙子挺直著背站在門口說:“你兒子讓我來看你”她高高舉起手中攥緊的藍色圍巾隨著話語的結束而掉落,圍巾輕輕的搭在小伙子的肩膀,她的嘴角微微有了弧度。
  鬧鐘“鈴鈴”的響起。睡在床上的她猛地睜開眼睛,猛的一起身,她擦了擦額頭的汗,黑發夾雜幾根明顯的灰白顏色的發絲,臉上的皮膚也微微有點泛黃了,魚尾紋放在眼尖一旁,不仔細端詳也看不出,她的呼吸聲在四周發黑的夜晚格外粗重。正是三伏天氣,外面蟬鳴聲不斷,那條棉質的藍色圍巾緊緊貼在她的脖子,她吸撻著拖鞋向門口走去,“咚咚咚”一陣陣敲門聲在房內環繞,她的手仍在不斷敲打。
  “芳子,昨天有個小伙子來敲你家門,你為什么不開門呀”她雙眼直勾勾的盯著眼前身著碎花裙子,涂著濃重粉底的中年婦人,她喑啞著聲音,像烏鴉的嘶啞聲說道:“沒聽見”
  她披散著頭發,坐在門口,揪著一點又一點的饅頭不停的往嘴巴里面塞,藍色圍巾緊緊地貼在她的皮膚上。
  芳子今天如往常一般,鏡子中的自己只是微微有幾根泛白的頭發,穿著的衣服如三四十歲的婦女,她面對鏡子笑了笑,那條藍色的圍巾靜靜的圍在她脖子上,她像往常那樣買菜,與笑嘻嘻的人打招呼,別人對她的態度也十分的敬重,多半都是攙扶著她的胳膊走回家,芳子總是樂呵呵地開玩笑說:“我身體還不錯,那邊的老太太需要幫助”而這時的馬路中間多掛的是抗美援朝的條幅,畫的都是解放軍的英勇軍姿。每當這時芳子都會可呵呵的一笑,然后當著眾人的面不停的落淚。芳子拿著手帕不停的咳嗽,當著眾人的面解釋不知自己為何落淚。
  “咚咚咚”敲門聲響了,芳子呆呆的坐在床頭,手里握著藍色的圍巾,望著外面的月亮,圓圓的啊。“芳子,昨天又有小伙子來敲你家的門看......”門內只能傳來芳子一聲聲的咳嗽聲。
  隔天,芳子照完鏡子不停的看著鐘擺,照片都被反著扣在桌子里,芳子坐在板凳上看著指針走了好大一圈才伸出手,顫顫巍巍,手也一抖一抖的。桌子上的照片被反過來,照片早已經泛黃,有了皺痕,上面印著三四十歲的婦人倚著她年輕的兒子。
  “中國抗美援朝戰爭勝利了”大街小巷不停的穿蕩著人們歡呼聲,芳子在門口倚著也流淚了。她望著鏡子里的自己,滿頭白發,穿著她十歲年紀穿的碎花裙子,皮膚松弛的卻如同五六十的老年人一般,她佝僂著腰,不停的咳嗽,通紅著眼睛,彎腰不停的,不停的咳嗽。連氣都喘不勻了,眼角都有淚花。
  芳子的兒子在她三四十歲的時候便已經參軍,而那時的她一句:“明年回來,媽給你織的藍色圍巾便已經織好了”沒想到這一織竟然是半輩子,是他兒子的大好年華。她聽了那么久的敲門聲,一聲一聲,不停的舉起她的藍色圍巾,總想輕輕的搭在他的肩膀。
  “咚咚咚”敲門聲響起,一個小伙子站在門口說:“阿姨,你兒子讓我來看你”他的手里抱著一盒土地,芳子將那藍色圍巾輕輕地,輕輕地搭在那盒子上:“歡迎回家”她抹去眼淚,佝僂著身子抱著盒子,那是她花了很久才愿意接受的現實,芳子白了頭發,向他鞠了一躬。藍色的圍巾被風也吹落了地上。
  鄰居家穿著碎花裙子的中年婦女看著芳子,花了大半的時光理解了自己,放過了自己,她把時間停留在了兒子離開時候的樣子,不去接受時間的流逝,當她暮然回首,看見了兒子,也送去了藍色圍巾。她笑了笑,關上了門,耳朵里依然傳來芳子一聲又一聲的痛哭聲。都哭出來了,那藍色圍巾在盒子上靜靜的躺著,芳子看著兒子的身影慢慢走去,回首都是滿面的笑容,他說“媽,你回去吧,剩下的路我也該自己走了”就這樣,走了一輩子,再也沒有回來過。
  
  審核編輯:西部井水     推薦:西部井水  

關注官方公眾號,方便下次閱讀

微信內可長按識別

上一篇: 《 劍俠情緣之無量玉璧

下一篇: 《 看朱成碧

編者按:
短篇小說主編   西部井水:
以抗美援朝保家衛國勝利為背景,描寫了一位送兒上戰場并盼望兒子平安歸來的偉大的母親。兒子沒有如約回來,她內心的酸楚、孤獨是別人無法體味的。平靜地描寫,述說著一個感人肺腑催人淚下的故事!

  • 最新評論

最新評論4

我來評論這本書

作者

欢乐斗地主视频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