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錄 注冊

墨舞紅塵中文網 > 散文 > 文化散文

秋收冬藏

作者:笑君    授權級別:B    編輯推薦    2020-01-27   點擊:


  “夫春生復長,秋收冬藏,此天道之大經也。”這段話出自司馬遷的《史記?太史公自序》篇,說:春天萌發的植物,在夏天里生長,待到秋天便成熟、收獲。冬天呢,就著著實實的儲藏起來了,是自然之道的準則。是講述農業生產的一個過程,亦比喻事物發生、發展的規律。
  早年間,我沒有讀過司馬遷的《史記》,但有過鄉村生活的經歷,這種情形,及其道理,還是懂得一些的。
  但是,把這句話擴散開來,往深里一琢磨,就不是那么簡單了。話里,藏著不同的含義與智慧,是需要認真仔細去思考與研究的一個大問題。
  閑來無事,閱讀稍為廣泛了些,隨手也翻了翻《黃帝內經》。有句話怎么說來著,不看不知道,一看嚇一跳。這是中華文化的經典之一,是老祖宗留給后人的醫學寶庫。其《四氣調神大論篇第二》說:
  春三月,此為發陳。天地俱生,萬物以榮,夜臥早起,廣步于庭,被發緩形,以使志生,生而勿殺,予而勿奪,賞而勿罰,此春氣之應,養生之道也;逆之則傷肝,夏為寒變,奉長者少。
  夏三月,此為蕃秀。天地氣交,萬物華實,夜臥早起,無厭于日,使志勿怒,使華英成秀,使氣得泄,若所愛在外,此夏氣之應,養長之道也;逆之則傷心,秋為痎瘧,奉收者少,冬至重病。
  秋三月,此謂容平。天氣以急,地氣以明,早臥早起,與雞俱興,使志安寧,以緩秋刑,收斂神氣,使秋氣平,無外其志,使肺氣清,此秋氣之應,養收之道也;逆之則傷肺,冬為飧泄,奉藏者少。
  冬三月,此為閉藏。水冰地坼,勿擾乎陽,早臥晚起,必待日光,使志若伏若匿,若有私意,若已有得,去寒就溫,無泄皮膚,使氣極奪。此冬氣之應,養藏之道也;逆之則傷腎,春為痿厥,奉生者少。
  天氣清凈,光明者也,藏德不止,故不下也。天明則日月不明,邪害空竅。陽氣者閉塞,地氣者冒明,云霧不精,則上應白露不下。交通不表,萬物命故不施,不施則名木多死。惡氣不發,風雨不節,白露不下,則菀不榮。賊風數至,暴雨數起,天地四時不相保,與道相失,則未央絕滅。唯圣人從之,故身無奇病,萬物不失,生氣不竭。逆春氣則少陽不生,肝氣內變。逆夏氣則太陽不長,心氣內洞。逆秋氣則太陰不收,肺氣焦滿。逆冬氣則少陰不藏,腎氣獨沉。
  夫四時陰陽者,萬物之根本也。所以圣人春夏養陽,秋冬養陰,以從其根;故與萬物沉浮于生長之門。逆其根則伐其本,壞其真矣。
  故陰陽四時者,萬物之終始也;生死之本也;逆之則災害生,從之則苛疾不起,是謂得道。
  道者,圣人行之,愚者佩之。從陰陽則生,逆之則死;從之則治,逆之則亂。反順為逆,是謂內格。
  是故圣人不治已病,治未病;不治已亂,治未亂,此之謂也。夫病已成而后藥之,亂己成而后治之,譬猶渴而穿井,斗而鑄錐,不亦晚乎?
  這篇文章,把一年四季,春夏秋冬各環節的氣象征候,以及易發什么樣的疾病,如何防治等,都作了明確的說明,并提出了相應的思路與措施。
  這里,最有意思的是兩個季節:秋和冬。
  秋這三個月,謂之容平,自然景象因萬物成熟而平定收斂。人應早睡早起,可以和雞的時間相仿,以保持神志的安寧,減緩秋季肅殺之氣對人體的影響。
  冬天的三個月呢,謂之閉藏,是生機潛伏,萬物蟄藏的時令。此時,水寒成冰,大地開裂,人應該早睡晚起,待到日光照耀時起床才好,不要輕易的攏動陽氣,妄事操勞,要使神志深藏于內,安靜自若,好像個人的隱秘,嚴守而不外泄。就像得到了一直渴望得到的東西,把它藏起來一樣。要躲避寒冷,求取溫暖,不要使皮膚開泄而令陽氣不斷的損失。這是適應冬季氣候,休養人體閉藏機能的最佳方法。
  還說:如果違逆了這個規律,就會戕伐生命力,破壞真元之氣。
  又說:圣人不是等到病已經發生了再去治療,而是在疾病發生之前治療,如同不等到亂事已經發生了再去治理,而是治理在發生之前。
  知道了這個道理,自然也就想效法。于是……
  秋天來了,要早睡早起,可以與雞一同“司晨”。
  早睡,什么時候適宜呢?好在,兩個老頭、老太太的生活,平淡而舒緩,沒有多少急事、大事要辦。還有,我們又都是喜靜不愛玩的人。晚上九點,最遲十點睡覺,應是不成問題的。除非有特殊情況,例外。
  早起呢,若真的趕著雞鳴報曉的點,實在是早了點。天沒有亮,野外一片漆黑,可能也不適宜散步吧。于是,我與太太商量,我們四點半,最遲五點起床,處理一下必須的事項,五點左右,六點以前出門,應是很好的時間點。
  一般來說,秋季的早晨,天亮是在五點左右。此時,走出門去,不一會兒,太陽便出來了。有了太陽,也就有了溫暖,有了光明。這個時段的晨練,便是從黑暗,走向光明的一個過程,也是逐漸地獲得“陽氣”的開始。
  這個規劃,看起來很好,可實際操作起來,總有不盡人意的地方。
  經常是到點了,卻忘了,根本起不來。而大多數的時候,己醒來了,甚至抬起頭,看一眼窗外,對面的窗戶還黑著呢,看不到一絲光亮,感覺依舊是黑夜,心想離天亮還早著哩,還可以再睡一會兒。這一睡……
  起不來的原因,還是自己的思想上未能真正的引起重視,不是真的起不來。日子,一天又一天過著。一天這樣,兩天還是這樣,三天……所謂的“明日復明日……”,就是如此吧。再好的規劃,也都會在這樣的“消磨”中,廢棄了。
  當然,有時也有特殊情況。大孫子感冒了,吃藥、打吊針,兩三天,還沒好哩。二孫子又感冒了,還是在夜間,高燒不退,只得送到醫院去。一夜的折騰,天亮了才躺到床上。這一躺,便是云里霧里了,還能早起嗎!
  冬季,說什么來著:早睡晚起,要閉藏。也就是說,要收藏,要蟄伏,要使神志深藏于內。按照冬季夜長日短的特性,早晨至多也只能在六點,或六點半起床,才算是跟著太陽躍動的節拍了。
  可是,居家過日子,不可能無事。有事,就得趕早,不能遲起。南朝?梁?蕭繹在《纂要》里說:“一年之際在春,一日之際在于晨”。不能早早的準備,早早的實施各項活動,工作怎么能完成,又怎么能獲得豐收呢!
  我想著要“冬藏”,自然就只能晚起,享受一下“神志藏于內”的功效了。五點半,六點,天漸漸地亮了,窗外的天從黑色變成了灰色,再變得亮堂起來。樓下,小區內的環形干道上,上班的汽車己嗚嗚地啟動、開出……
  還別說,冬日里睡個懶覺,真的很舒服。今年,雖說是暖冬,夜里、早晨的氣溫還是很低的。像我們這樣舍不得安裝暖氣,又不愿開空調的人家,怎么能說不冷呢。躺在被窩里,只要能夠忍住內急,當然比起床、下地舒服得多了。
  可是,“藏”到七點了,這種睡不著的睡,總感覺有些異樣。終于睡不住了,趕緊地,翻身起床。這時起床,與正常的時間點,晚了一個多小時。每天必做的事,還得一一的做去。做早餐,打掃衛生,打開電腦……再出門,沿翡翠湖散步一圈。做完了這一切,已經十點多了,還來不及舒緩一口氣,又要做中午飯。一些想要做的事,無法可以完成了。
  此時,回頭一想,還是蕭繹說得對,這一日的功夫,若是在清晨給耽誤了,還能做什么呢。然而,這樣做又違避了“冬藏”的道理,對健康沒有多大的好處,豈不是矛盾嗎?
  在這樣的“矛盾”中,折騰了很久。最終,放棄了。還是按照自己幾十年形成的習慣做,晚上盡量早睡,早晨盡量早起,無論春夏秋冬,都必須保持不早、不遲,適度的休息,適度的運動。
  其實,世間萬物,都有其自身特定的規律,若非要去改變,硬要迖到某種程度,不見得就是好事。
  就比如古人的“冬藏”理論,本質是在于“藏”。怎么藏?不一定就是早晨不起床,躺在被窩里,不經風雨,不見陽光。這個“藏”字,可能還包含著保暖、運動、舒心等一系列有益于身心健康的東西。
  我還是喜歡常態的生活節奏,適時的節點起床,做完必要的工作,吃過早餐……不用著急,待旭日萌動了,跟著朝霞一起出門。在太陽律動的行色里散步、遛達,切切實實的吸收新鮮空氣,自由自在的吐故納新,不也是冬藏嗎!
  2020年1月2日寫于合肥翡翠湖畔
  
  審核編輯:沁芳閘     推薦:沁芳閘  

關注官方公眾號,方便下次閱讀

微信內可長按識別

編者按:
散文主編   沁芳閘:
中醫講究的是治未病之病,防患于未然。秋收、冬藏,是絕對有其道理的,只是真要完全按照它執行起來還是有些困難的。于是,我們老祖宗又發明了一種說法,就是中庸之道,一切凡事不要太過才好。

  • 最新評論

最新評論1

  • 沁芳閘

    我也是做不到的,一般來講,我每天晚上八點半以前都上床,早上遲則五點多,早則四點多必然醒了的。

    2020-01-27

    回復

我來評論這本書

欢乐斗地主视频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