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錄 注冊

墨舞紅塵中文網 > 散文 > 情感散文

【看朱成碧同題】看朱成碧-庚子試筆

作者:西蘇    授權級別:C    精華文章    2020-01-27   點擊:

  入冬后一直盼望生活中的江南小城能夠來一場大雪,不是飄飄揚揚漫天飛花的那種,是如夏日忽來的暴雨,轉瞬間就能夠包裹起小城的鵝毛般大雪。在天氣驟變的時刻,希冀有望演變成真實時,居然還有一種心動的感覺。也許雪后的江南會越發美麗,粉墻黛瓦的臨河小屋,被厚厚雪白的精靈圍繞,斑駁高墻的轉角,一株老梅探出了枝丫吐出新蕊,彈石小路上歪歪斜斜印著一行足跡,悠長又寂寞。在那個清冷的晨曦,推開沿街的紅色雕花木窗,或直徑跑進白色的風雪中,在那一行足跡里再添一雙腳印,猶如走入水墨丹青的畫中。
  只是場盼望中的飛雪沒有如約而至,似乎生活中希望的美麗都不會因為思想而來到你的身邊。驟變的天氣里溫度大降,西北風肆虐著江南,吹落了小城街畔行道樹的最后一片枯葉,墜落塵埃;凝凍了秋天的最后一抹艷陽,深藏西山;潮濕的江南在凜冽的寒風中,竟然肅殺蕭瑟孤獨。
  遠在他鄉的朋友問我,江南雪下了嗎?雪后的臘梅綻放沒有?我回答說,真的不知道。這樣寒冷的日子里,我已經不去奢望雪的飛舞或梅的傲立。冬天適合睡眠,早早把自己收拾了干凈,躲到暖暖的被窩里,舒展了一天的僵硬,借著床頭的一尺燈光,翻看老先生寫的傳奇故事。
  前代聰明的讀書人說,雪夜宜讀禁書。老實說這個說法還是很有誘惑的,只是那幾個意淫的書生偏是把禁書狹隘了。它們可不是光會罵幾聲皇帝老兒是蠢貨的文字,也不一定是描摹情色男女身子的漢字,如同那個未央生,好比那癡婆子。那些不合時宜的,甚至是不便于旁人交流心得的,似乎都可以列到這禁錮之中。愚民這玩意不是先朝前代的稀罕之物,也絕不是中國特色。把別人當白癡的傻子,就跟吳地市井潑婦嘴里罵的,這世上“壽頭”死也死不光。
  明代后演繹武媚娘的坊間傳奇開始泛濫,首當其沖的是一本叫《如意君傳》的小冊子。現存日本的藏本有“吳門徐昌齡著”字樣,推想這東西最早應在蘇州書市出現。這書與明清兩代話本小說還有很大區別,為文言傳奇,全書不足萬字。只是寫書的那廝居然把媚娘性行為的描寫占了三分之二,以致后來諸如《金瓶梅》等眾多的明清兩代小說中關于男女媾和的描寫,大凡來源于此。另一本寫媚娘性史的小說叫《濃情快史》,雜取《如意君傳》《素娥篇》等小說,由玉面狐貍奸張氏生媚娘開始,一直寫到李隆基搞定大唐宮闈,期間所有坊間傳說與媚娘有關的男子無一漏網。目前存世最早的版本是清初嘯花軒刊本,所以估計這東西也應該是明人寫的。則天大圣皇帝若有靈,是否有從乾陵棺材里爬起來的沖動。
  王僧孺云:誰知心眼亂,看朱忽成碧。寫的還真不是男女私情,借題發些牢騷,罵罵太平街罷了。武媚娘借用到自己的里,如泣如訴:“看朱成碧思紛紛,憔悴支離為憶君。”似乎相思成災的模樣。其實也未必。此刻的媚娘在感業寺中等待垂老死去,寫下如此做作的句,怕是思念是假期盼小皇帝出手搭救是真。所以緊接兩句苦苦哀求:“不信比來長下淚,開箱驗取石榴裙。”
  石榴裙肯定是不能夠穿在身上,裙子一定是深鎖在箱子里,那么淚痕如何而來?自然是半夜偷偷開箱,面對一輪殘月捧著裙子默默哀泣。為何要捧著這條紅裙?無疑是與小皇帝以前的荒唐有關。于是獨在異鄉睹物思人的傷心場面,希望博得小皇帝感觸一下。
  武媚娘十四歲入宮,獲五品才人封號,十二年后太宗駕崩,她還是個才人。小皇帝與她的露水奸情,多半是少年行竊的快感。不過身在感業寺中的媚娘也只有這株救命稻草了。不知道李治是如何讀到那首詩?恰好時間剛剛好,小皇帝正在尋找一個可以打破政權平衡的人,于是李治走進了感業寺。
  野史里講,太宗晚年天承異象“太白屢晝見”。李淳風卜象為“女主昌”。方時長安城坊間《秘史》傳:“帝傳三世,武代李興”的讖言。李淳風卦象又云:亂唐“女子”已在宮中。
  然而太宗畢竟沒有賜下三尺白綾盡絞宮中疑犯,而是莫名其妙的殺了一個叫李君羨的將軍。這樣寫指向很壞,把太宗視作貪戀女色的昏君。其實太宗哪可能知道后世附會故事的,李世民豈是玄宗那樣的愛情狂人。
  李治也不是愛情狂人。一個能夠從太子和得寵的魏王手上奪取皇位繼承權的人,你要說他是一位懦弱的翩翩多情公子,那顯然是后世人的臆想。李治登基后最大的作為是破除關隴集團,將江山的統治權牢牢掌控在自己的手上,這哪里是軟弱小皇帝的形象。媚娘作為寒門集團的槍手,成為李治擊敗自己舅舅的絕殺暗器,而李治的不簡單更表現在轉身給了寒門集團一個回馬槍,將人挑落塵埃。
  小皇帝在政權上的沖鋒陷陣,似乎很符合鮮卑族的特性,而媚娘似乎也可以在鮮卑的歷史中找到合適影子。武媚娘六十七歲廢唐興周,八十二歲又退位復唐,以皇后身份入葬乾陵,十五年走了一個完美的圓圈。至于他們倆的愛情,李治估計打死也不認這綠色之愛的。
  乙亥年的大雪終沒有來,小城的冬天陰霾密布刺骨寒冷,街上開始冷清起來,夜晚樓宇里的燈火半明半暗,他們都回家了吧。拉開窗簾,站到窗口,昏黃的路燈光下,淅淅瀝瀝的冬雨還在無休無止。忽然間一絲晶瑩飄來叩擊窗欞,那是雪花嗎?還是你的身影!
  我的心砰然一顫。那個遠方的伊人,此刻是否也正佇立窗前,凝望這雨夜的寂寥,伊看見漫天的細絲綿綿,是否也有心尖上的一絲顫動。拿出手機,尋找到那個熟悉的代號,很長的時間里,我盯著那名字失神,真的不知道是否應該或者是否可以把按鍵接通。手機在那一刻忽然震動了一下,一條消息隔空而來,我的手指一抖按下了接通的指鍵。輕輕把手機貼到耳邊,等待一曲懷舊的歌聲。
  我耐心地等待著,甚至還在思忖接通電話的時候,第一句話我該說什么,問候新年?還是直接說出:我想你了。
  忽然間,所有的聲音都凝固起來,耳邊一片寂靜,猶如盛夏午夜后的小巷深處,連昆蟲的呢喃都消失殆盡。懷疑中凝視緊握中的手機,屏幕漆黑無色。這是上天故意為之,還是上蒼給我某個箴言。
  不再去看窗外的漫天雨絲,我怕自己忍不住心頭的軟弱,既然壓抑已經成為生命中的一個元素,那么何必把他當成宣泄的手段。拉上窗簾,丟開手機,躲進被窩里,翻開王摩詰的詩集。如此的夜雨闌珊的夜晚,我能否有一個好夢。
  西蘇于吳中沁廬西窗下
  二〇二〇年元月十五日
  
  審核編輯:沁芳閘   精華:沁芳閘    

關注官方公眾號,方便下次閱讀

微信內可長按識別

上一篇: 《 我們高三畢業十年了

下一篇: 《 壞小孩

編者按:
散文主編   沁芳閘:
在別人的故事里看自己,所以人的主觀思想總認為自己看到的才是對的。比如武媚娘。想著以她一個女人之力如何能擁有天下江山,必是賺取了男人的愛情才如此,便有了坊間的色情文字。可她乃一大女人,很少會有小女人情懷,偶爾撒個嬌倒也有,和李治間更多的是互利吧。倆人結合,各取所需,才是帝王家的真相吧。看的很通透的作者,心中忽然想念起一個人來,這人必有非常獨特之處,不免讓閱者心動了。

  • 最新評論

最新評論6

  • 十八孩十八公

    翻開王摩詰的詩集《竹里館》:
    獨坐幽篁里,彈琴復長嘯。深林人不知,明月來相照。

    作者心中應該沒有把伊人相忘于江湖,而是魂思夢繞,繾綣在心。好夢!

    2020-01-29

    回復

  • 一縷清風哲

    這個子丑寅卯什么的,我一直弄不懂。

    2020-01-28

    回復

  • 花落無聲

    不著一字,盡得風流。

    2020-01-28

    回復

  • 吟湄

    這個可以同題

    2020-01-27

    回復

  • 吟湄

    新年快樂

    2020-01-27

    回復

  • 沁芳閘

    相忘于江湖,必然有個好夢。

    2020-01-27

    回復

我來評論這本書

欢乐斗地主视频观看